一个介绍

叶小五的幸福生活(1)

就算我知道我写的很辣鸡但我也想要评论qaqqaq
//避雷预警:
1.辣鸡格式
2.私设众多,虫爹资料太少只能全靠二设
3.文笔辣鸡
4.没有大纲,估计也没有cp,前面老板出场率略高,老板可能有打人倾向
5.由于没有大纲所以4不一定准不准
//私设预警:
1.老板叫方然,是个学长
2.叶小五私设计算机系,毕竟开发部核心成员编个代码应该没问题,本体表示大神随便就编出来一个没有bug可以立刻执行的程序的学生都是神
3.开头一起来沉溺阴阳师设定
4.方然和叶小五都是H大的,对H大一切设定都是我随便扯的

在H大上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

一叶知秋     一个自律的学生
1423赞

谢邀。

几年前,H市政府说:我要有一个大学城。于是便有了江岸区。
几年前,H大说:我要一步一风景,一踏一惊心。于是便有了今天的H大。

如果是H市是春光,那H大就是微草长袭;如果H市是夏景,那H大就是远山西望;如果H市是秋色,那H大就是落叶含风;如果H市是冬时,那H大就是春麦厚积。H大太美,我只恨我的文笔太粗浅,描绘不出他的万一。

季羡林先生评价清华园是这样的:
“清华园这名称本身就充满了诗意。它的自然风光又是无限的美妙。每当严冬初过,春的信息,在清华园要比别的地方来得早,阳光似乎比别的地方多。这里的春草从融化过的雪地里探出头来,我们就知道春天已经悄悄地来了。过不了多久,满园就开满了繁花,形成了花山、花海。再一转眼,就听到满园蝉声,荷香飘溢。等到蝉声消逝,荷花凋零,红叶又代替了红花,“霜叶红于二月花”。明月之夜,散步荷塘边上,充分享受朱自清先生所特别欣赏的“荷塘月色”。待到红叶落尽,白雪渐飘,满园就成了银妆玉塑,“既然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我们就盼望春天的来临了。在这四时变换、景色随时改变的情况下,有一个永远不变的背景,那就是西山的紫气。“烟光凝而暮山紫”,唐朝王勃已在一千多年以前赞美过这美妙绝伦的紫色了。这样,清华园不是一首诗而是什么呢? ”

H市比北京纬度低,因此当清华园还是战战兢兢花苞的时候,H市已经是春色满园了。花枝没了冬天的拘束,就大大方方的朝路人伸手邀约,尤其是枝上还带着几朵半开不开的花蕾,顺着枝条往里看,只觉得每一棵树都是叽叽喳喳在笑,忍不住欢喜过头,顺着小路进了那吵吵闹闹的园子里,细细欣赏起来。

就是误了课程也不打紧,只需在教授下课之前,写好原因送到讲桌上,碰到严厉些的教授还需要几句口话解释,但只要说清楚是为这春色,多半也就轻轻放过——毕竟这些教授,是比我们更惜春爱花的人呀。

H大有一大片湖,叫姑驽湖,每到夏天的时候,学生们都爱从湖边走到新校区,图湖风的凉,也图莲子的香。更有趣者愿意付些钱让渔夫撑船荷渡,一路望着远山吃着湖里新鲜的莲子谈天,或三五人,或七八个,兴致时两船相靠而争,尽兴而离。但多半是安静的,静静的咬着莲子想一份课业,思一方心事。

秋天就更美了,不说依安楼前面那一大片银杏,不论行政楼前红于二月花的枫叶,也不谈生科院前面林林总总的果树,单论主道辅道上的梧桐和桂花,便有黄金满地的繁华。风也不喧嚣,空气里也没有夏天的湿气,愈发湛蓝纯净的天空下只见得一片秋高气爽。

冬天比着秋天就多了一层积累,想知道吗?哈哈哈哈自己来看呀!!

附:季羡林先生对清华园的评价来自《季羡林随想录6:我眼中的清华园》,粘贴文字地址:http://xueshu.baidu.com/s?wd=paperuri:(36823855e9a7e71022367bccab2a3a89)&filter=sc_long_sign&tn=SE_baiduxueshuwise_y5e9t2rx&sc_us=15634829993390698467

11.23修改答案回评论:H大的船渡极安全,多年从未出事,渔夫尽执证而作。

———————————————————————

方然第一次见到叶小五,就是在知乎上。

那时候知乎还被称作逼乎,懂很多的和懂一点的都在知乎上畅所欲言;那时候阴阳师几乎火遍了大江南北,几乎认识的每个人都问过:有ssr吗?

当然,有ssr的人总是免不了被嫉妒或是被评头论足一番,没有ssr的人也不满足于叹息自己的非洲血统,而是努力往自己脸上贴着白粉:我有鸟,抽出来的!小黑技能已经满级了!草爸爸一口能奶5000!出了ssr的欧洲人便只笑,直到非洲晴明面红耳赤说不下去而止。

但非洲晴明也是有朋友的,虽然那朋友多半也是非的看不见罢了。无事之时便坐在一起,要几杯奶茶,最多加一个慕斯,便迫不及待得讨论起竞技场的套路来:又是什么童男桃花妖复活流呀,又是什么五山兔皮条组呀,或有甚者提出五雪女全招财猫组呀,不尽而论。

方然便是听到五雪女堆速度招财猫组的时候起了好奇之心,便去问那些非洲晴明,似他们这种非洲人,又如何得这五个雪女?有些人便答他:乞讨。

乞讨雪女碎片?方然暗自一哂,也不再问。偏巧今日晴明实在是多,哪怕是个弥勒佛坐在这,左听一个五雪女右听一个首无也坐不下去,终是百度了一下这五雪女的开创者,首条便是这一叶知秋在论坛的分析,条理清晰丝丝入扣,几让方然都有去实验一番的冲动。好在理智最后占了上风,没真把自己的防守结界换成雪女麻将组,但方然对作者的兴趣便从此被勾了起来。

评论(3)
热度(8)

© 为什么不能改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