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介绍

D1

//避雷预警:
1.sp文,不懂spank的妹子麻烦直接右划w
2.cp韩张一句话喻黄sp韩张。虽然老韩在1里出场不多...但是的确是韩张。
3.通常来说,既然还没写完就发了1...那基本上就没2了。
4.我想要个教我文笔的师傅!文科生最好!!呜哇!!
//私设预警:
1.心脏组f3友情向,外号我私设的xx

Q市沿海,每到阴历八月十五度中秋的时候,清早打渔归来的渔民把鱼兜扔到船上,不大的网里尽是肉嫩膏肥的蟹子。鲜活的蟹被装在网兜里,活力十足的挥舞着两个钳子,顺着网兜爬开爬去。丰盈的蟹膏挤在蟹盖下,鼓鼓囊囊的蟹黄似乎也要挣破束缚滚出来。
  
张新杰就喜欢这时候的蟹。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吃的原因,他也做的一手好蟹,煮好的大闸蟹被整整齐齐的在盘子里摆好,壳上鲜艳的颜色搭配上旁边翠绿色的小芹菜,颜色美好大小适中,看起来就颇具食欲。而最优的却是,张新杰摆了两圈,却是为了拱卫着中间硕大一只蟹王级的蟹子。
  
“新杰坐吧”韩文清把最后一盘炒秋葵端出来放在喻文州面前,伸手接住张新杰递过来的小剪刀和勺子转交给喻文州,又把人最喜欢的熊猫抱枕放到椅子上才开口招呼。
  
“我就不该自己来看你们秀恩爱。”已经毫不客气的拿着小剪刀开始剪蟹的喻文州咬了一口蟹黄,满足的舔了舔勺子。“文粥粥,少天回家了?”张新杰顺从的坐下含住老韩递过来慢慢一勺的蟹膏,含混不清的开口。
  
“小新你就不能换个称呼?”喻文州慢条斯理的把蟹腿剪成三段,肥嫩的蟹肉在灯光下有一种莹润的光泽,反衬着蟹壳都暗沉了几分。“不能。”暖黄的灯光有家的味道,暖暖的姜汤被承在精致的瓷杯里,倒映着满足的脸。“老韩你太宠小新了。”蟹王被张新杰毫不客气的一把抓起来塞到韩文清碗里,后者干脆利落的给人剪开掏空喂嘴里,本来手速就比不上张新杰的喻文州更是被甩出了1:3的吃蟹比例,前蓝雨队长忧郁的叹了口气,由衷的想念剑圣大大。“他就是能吃。”被塞了一嘴的张新杰幸福的含住勺子,蒸好的蟹根本不需要任何调味料,只是单纯的海味已经足够下饭。更何况还有爱人在旁,朋友在座...如果喻文州不吃螃蟹就更好了xx
“你今年没叫小小只?”战术大师F3经常聚餐,尤其是八月膏肥蟹黄满和三月初生春嫩雨的时候,更是克制不了食指大动,拖家带口的吃好吃的。而今年张新杰请客居然没叫肖时钦,很难相信里面没有什么黑料。
  
果不其然,听到小小只这两个字的时候,张新杰瞬间就黑了脸色,咽下口中的蟹黄,顺手又拿了一个蟹扔给韩文清,才气鼓鼓的开口:“小事情这个切开黑!我深切的以我居然和他做了那么久朋友为耻!”眼瞅着张新杰气成了个刺豚,喻文州估计他也不会自戳痛点,于是抬眼看向了韩文清。“噗。”韩文清没有看张新杰聊天记录的习惯,但张新杰前一天晚上的行为实在是太有代表性了,即使不是心脏他也猜了个七七八八。还能怎么样,张新杰一直嘲讽肖时钦个小小只,人家终于忍不了嘲讽回来了呗。至于嘲讽方式...估计就是攻击张新杰比他矮呗。
  
不得不说韩文清的猜测还是很正确的,但在张新杰副队的凝视下,他没法告诉喻文州,只能耸了耸肩表示不能说。
  
喻文州当然看到了张新杰的凝视,既然和肖时钦有关那过会私聊问他不就得了。美食当前损张新杰都得靠边站,机智的文粥粥温和的笑了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抢夹了几个蟹到盘里。

喻文州我日你老母哦!灯光下的喻文州眉角似乎都欢喜的开出花来,平素浅浅勾着的唇角微微上扬,最是一腔调侃似乎都被藏进了眼睛里,被眼皮半盖不盖进去。根本就没有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的温润,反而像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笑意被均匀仔细的涂抹在脸上,从嫣红的脸颊,从深深的小酒窝里不经意的流露出来。大抵就是所说的,少年不识愁滋味罢。

反观张新杰就更是少年意气,不满的模样被腮边软肉化解了八成,只余下一成无奈,一成不甘。水润的双眸里尽是被要好的伙伴作弄的不甘,转眼间又只剩下一片澄澈。怕是唯有多年好友,才能看出隐藏在眸底的心脏。

果然,即使喻文州的动作已经尽可能快了,但站起来的张新杰有相当的距离优势,剩下半盘蟹都被人拽过去揽在怀里,方才还是年少不甘的眼眸里已经盛满了反败为胜的得意,示威般把盘子在人眼前晃了晃。

评论(6)
热度(25)

© 为什么不能改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