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介绍

C

//避雷预警
1.sp文,不懂spank的妹子麻烦直接右划。
2.sp王杰希x高英杰,写什么王高啊我觉得我可以直接当做喻黄发出来...手动再见。有不止一段话的喻黄。
3.文笔一年级,前排撩个师傅。只求文笔qaq不是小白有常识绝不拖欠作业不勾搭师傅爱师娘qaq。
4.我都不觉得我的逻辑是正常的,所以如果有不同意见是我的锅我ooc了对不起_(:з」∠)_。
5.写完建议别把他当个sp文看,我觉得我描写王杰希的思想比写拍多多了x
//私设预警
1.总觉得我弄得好像有点父子向。
2.小高为什么会觉得一帆走了就会不是小伙伴了呢,因为原著有一句话,说英杰的:其实以他现在在俱乐部的地位如果强行留下乔一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blabla。一帆是个好孩子,但是!但是!一帆是个内敛的孩子,小高也是,所以小高并不确定一帆和他会不会疏远,但是一帆是英杰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从第十赛季决赛的时候就能看出来,所以所以,这篇小高我私设的开始是有点软的,但是被大眼爸爸收拾的时候就好啦w
3.王杰希没有作为北京人的优越感,我王是个正直的男人。他只是觉得作为北京人要正直,毕竟皇城之下,莫敢偷盗。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4.本来还有一大段对微草的分析,但是觉得太悲观了还是不贴了x


  高英杰是乔一帆的朋友,至少曾经是。
  
  可是说不定很快就要不是了。
  
  高英杰坐在窗边,窗外六月中旬的北京淅淅沥沥的下着雨,训练室几天前新换的窗帘被连日的阴雨下出了潮湿的味道,闷闷的同时带着点夏日的腥气。蕴含着容易被忽视能量的水珠携着风和起自天空的傲气打向玻璃,却在失去了曾经的骄傲后从玻璃上滑落,蜿蜿蜒蜒顺着前驱的道路掉进灰黑色的窗框里和尘埃融为一体。
  
  高英杰又拉开了一点窗帘,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因为昏暗的天色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明明平时开个最低亮度都会引来不适的行为,却意外的没有受到任何质疑。高英杰环视一圈没人注意,最小化了训练软件,偷偷打开了QQ。
  
  比赛期间的职业选手群不出所料的安静,高英杰小心翼翼的避开王杰希的目光,在群里找到想找的人,一个窗口抖动就发了过去。
  
  对面回的比他想象的要快。高英杰意识到对方应该也在训练的时候对方已经回了简单明了的一个“?”明明是完全不符合那人气质的行为,在空落落的对话框里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高英杰又看了一遍对方的id,确认不是带着各种奇怪字符的夜雨声烦之后,手指轻敲键盘,早已组织好的信息迅速发了出去。
  
  “前辈你好,我是微草的高英杰。抱歉打扰了,但是我想冒昧问一下,您和喻文州前辈在训练营是保持友谊的?”
  
  G市的黄少天眉开眼笑的抱住了手机大爆手速迅速回复:你是王杰希家的那个小孩?看起来还听懂礼貌的啊老王没教你神神叨叨的东西吧?不打扰不打扰你要不要考虑多问几个问题?至于我和队长啊,当年就是他嫉妒我天资纵横才华横溢于是哭着求着来抱住了我的大腿,我体谅他手残打游戏不易于是意思意思让他抱着我飞了一个训练营。怎么这是王杰希让你来学怎么做一个活力四射的后辈人才?
  
  这边高英杰对着瞬间刷了满屏的对话框哭笑不得,那边喻文州却是一脸温和悄无声息的取走了黄少天的手机,草草扫了一眼随即就是温温和和的调侃:“哭着求着?听起来好像很有趣?”本来老老实实贴墙站着的黄少天被喻文州的突然袭击吓得被拿走了手机,但是并不妨碍他及时反应过来:“队长你说话不算话啊说好的让我处理完再说呢你这就夺过去了万一这小孩有什么心理阴影需要疏导呢你看面对着王杰希那张脸你也什么都不想说对不对虽然不是蓝雨的但这也是个好苗子啊你忍心看他溺死在王杰希的大小眼里吗?说起来我看他比赛的表现还不错你要是认真一点说不定还能挖到蓝雨来呢就算挖不过来起码还能恶心恶心王杰希不是?”
  
  那边的高英杰又发来了什么,喻文州熟稔的划出黄少天的锁屏密码,带着节奏的手指轻触间打了几句话发出去,转过头看向黄少天时眉眼间尽是温柔:“少天,过来。”
  
  黄少天磨磨蹭蹭的走过去也没等喻文州发话就把手臂撑到桌子上扯淡:“我说队长,队长,我认为我们很有必要告诉看相的他的小支柱出了问题。虽然他们嚷嚷着我们和微草势不两立,可我们还不至于通过这个赢了他们吧?对吧对吧对吧?”
  
  黄吵天你话真多x
  
  喻文州在心里小本子上偷偷给少天多记了一笔,揉了把人软软的臀肉,轻轻拍了两下。
  
  “成了少天,起来吧。”黄少天一脸怀疑的爬起来看了喻文州一眼,看人不像是说笑的样子,抓住手边的枕头对准心脏的术士扔了过去。
  
  喻文州笑了笑抱住人扔过来的枕头放回床上,又抱住扔枕头的人倒在床上,也没再管对面微草的小孩又有了什么疑问,只是抱住他家的剑圣蹭了蹭脸。有些性急的剑圣立刻抱住人准备来一个期待已久的法式热吻,那边喻文州已经不急不慌的说全了他本来的打算:“但是下午把训练补上,没事的时候抢两个boss吧。”
  
  没事的时候?!那当然立刻就得没事了!晚训结束去吃小笼包的时间就这么被坑走了黄少天有点不甘心,可是再不怎么甘心喻文州已经凑上来满足了那个法式热吻。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反驳,身体已经熟练的沉溺在喻文州的味道里,只能主动凑上去继续加深这个吻。
  
  黄少前辈去训练了?高英杰等了一会,仍然没收到任何消息,便关了QQ专心训练。
  
  连日的阴雨并没有冲淡季后赛的紧张感,微草众人离开后,王杰希打开训练数据考察每个人的训练情况。自己不出所料的第一,紧接着的是邓复升,然后是...小别?王杰希略微睁大了本来就不算小的眼睛,又眯了眯眼接着看下去。袁柏青,周烨柏,梁方,肖云...高英杰,乔一帆?倒数第二位的高英杰有相当一部分飘着红,但是由于大部分训练高出了排名最末的乔一帆一大截才勉强维持在倒数第二。
  
  显然不是状态不好。不然其他训练数据不可能那么高,那只能说明...偷懒?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字都绝对和高英杰扯不上边,不过联系一下英杰最近和一帆走的那么近,大概也是受到了影响吧...过几天应该就好了。王杰希重新看了一遍训练数据,随手关了电脑。
  
  微草的食堂大叔似乎特别喜欢高英杰,每天都会给他盛满满的饭,高英杰一直都很感动,但是胃口这件事也不是他能随随便便的决定的。因此当王杰希走进食堂时,看到的正好是高英杰把碗里的菜夹了一大半给乔一帆。
  
  这孩子。
  
  王杰希摇了摇头,放弃了午饭时间找人谈谈人生的想法,转而打了饭坐到了袁柏青对面。
  
  午休的时候王杰希终于看到了喻文州用黄少天的号给他的留言,语气极为真诚地回了谢谢并慰问了一下号主的屁股,在对方喷回来之前大爆手速把黄少天拉进了黑名单,脑补了一下人一大堆话憋在肚子里的憋屈样,心满意足的扔下手机睡了个午觉。
  
  下午训练时间似乎出什么大问题,王杰希翻着高英杰的数据,上午飘红的几项下午都被补上,下午的团队赛也没出什么失误,王杰希轻轻的点了点头关了电脑。
  
  如果梦想是成原,那么风和微草都是必要条件。

  21点,微草晚训结束。刘小别和袁柏青招呼着去吃宵夜,给王杰希道了个别就勾肩搭背的走了,坐在王杰希身边的邓复升心疼的看了一眼高英杰,带着乔一帆不引人注意的离开了。训练室里只剩下王杰希和高英杰,少年有点紧张的盯着地板,直到王杰希带着笑意开口:怕了?
  
  “嗯”要说高英杰其实应该是微草里挨打最少的,他不应该那么怕。但是事实上,王杰希的责打除了方士谦,还真没几个不怕的。不为了别的,就一个原因,真他妈疼。而且还不是那种普通的疼法。“王杰希打人就爱画图,但是直到结束前他都不知道他要画什么。而为了艺术效果他会用七八九十种工具在你身上实验,直到他满意而止。换言之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下他会用什么工具打在你哪个部位。”每次提起王杰希打人,方士谦都有一种迷之嘲讽脸。当然不是因为他教的,而是王杰希,从来不敢用这种方法打他。

  废话王不留行又不是第一次被方士谦放生了x。

  高英杰想起方士谦给他说这段话的表情时就忍不住笑了一下,反应过来王杰希还在身边连忙捂住了嘴。

  你二大爷的方士谦。王杰希连问都省了,能让微草的人在挨打之前笑出来,除了想起来方士谦黑自己还能有第二种情况?
  
  所以说,就不该留下方士谦。王杰希沉痛的看了高英杰一眼,连说教的兴致都没了,翻手转了一个圈示意人转过去,自顾自去在训练室找齐了工具。手,指挥鞭,教鞭,皮带,嗯,还有数据线。整理工具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换回了一贯的面无表情脸,拿着指挥鞭不轻不重的轻拍了一下人的手臂“小臂压墙上,别伤到手。”

  高英杰立刻重新摆好了姿势,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挨打,但是他相信王杰希不会没有理由纯发泄的打他,无论是什么原因,队长总会给他解释的。所以他虽然害怕,但仍然安静的撑在了墙上。

  王杰希没要求他脱衣服。主被经验这么多年一下下去会肿成什么样完全不用判断,手腕一抖数据线就在高英杰身后画出了一个倒着的等边三角形。
  
  嘶...队长这三下打的不轻,比平时开头还重了不少,估计是生气了。高英杰把头枕在手臂上,臀部传来的刺痛感瞬间传遍全身,激着他忍不住紧紧的收缩了臀肉,忍住痛呼,认命般的闭上眼。恰在此时,身后传来了王杰希的声音:英杰,你觉得一帆怎么样?
  
  队长问话的时候是不打人的,高英杰整理了一下思绪回答:有潜力,有实力,但是似乎表现不出来?被戳穿了心思的高英杰有些脸红,评价好朋友免不了带上了不确定的口吻。
  
  “他的潜力在签约微草的时候就已经被肯定,但是在我看来,他没有进步。诚然,他的进步是每一个刚踏入职业战队就会有的进步,但这太低了。他跟微草的节奏会很累,微草也不适合他。”王杰希似乎丝毫没有正在责打高英杰的尴尬,放下数据线就开始和他探讨。关于好朋友的未来,高英杰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对待,想了几天的问题自然的问出了口:“微草真的就容不下一帆?”说完才觉得自己质问队长有些不妥,但期待着答案的高英杰也并不想就这么放弃。“你想说的是蓝雨吧。但是微草和蓝雨不一样,蓝雨每个人都是有特点或者有缺憾的,喻文州把每个人的特点利用起来。而微草不同,微草人可以不是完美的,但每一个微草人,都要是适合微草的。这就是微草,扎根于皇城下的冠军微草。”
  
  王杰希省略了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在为每一个人按照自身的特色设定计划了,岁月不经意间也在俯视着他,但他没有说,只是像平常一样,安安静静的看着高英杰。而高英杰想的却是队长为了微草和自己豪赌了一次未来。恍惚间他似乎明白微草历来的沉闷,也明白了沉重的未来。
  
  这就是微草。这就是微草。高英杰揣摩着王杰希的意思,不知不觉的低下了头。一帆不是没有实力,只是不适合微草,而自己又在纠结什么呢?
  
  想明白的高英杰露出了几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也没反抗就被被王杰希搂在怀里揉了把脑袋。“队长我错了。”高英杰道歉道的诚心诚意,甚至主动站起来撑回了墙上。
  
  这孩子。
  
  王杰希笑了笑,拎着教鞭站回了人身后。落下,拖动。高英杰不解的睁开眼睛,刚刚的那一下可以往旁边拖动了不少,感觉起来竟然是撕破皮的节奏?没等他多想,第二下已经落了下来,教鞭的灼痛感被几乎横拉了半个臀部的动作放大了不少,高英杰腿一酸,几乎立刻就跪了下去。
  
  呜哇疼!高英杰恨不得扑上去咬墙一口缓解疼痛,但他...实在是没力气了。这个横拉太刁钻,几乎横拉的地方都在臀腿之间,敏感的肌肤被逆着肌肉纹理撕扯,几乎能感觉到的有鲜血顺着腿流了下来。
  
  当然不会真打出事来。王杰希不急不慌的把工具收好,扶高英杰回到宿舍给人上了药。看着被自己打出来的蓝雨队徽偷偷的比了个中指,妈的方世镜,方士谦你们这群姓方的滚蛋。

  然后呢?当然就完了还能怎么样xx

  

评论(11)
热度(45)
  1. 星羽故里有长安 转载了此文字

© 故里有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