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介绍

A

//避雷预警
1.sp文,不懂spank的妹子麻烦直接右划。
2.sp大春x蓝桥,没有cp所以不打tag。
3.文笔一年级,前排撩个师傅。只求文笔qaq不是小白有常识绝不拖欠作业不勾搭师傅爱师娘qaq。
4.我觉得我的逻辑是正常的,如果有不同意见是我的锅我ooc了对不起_(:з」∠)_。
//私设预警
1.公会之间默认叫大号id,原因同兴欣称呼昧光。
2.蓝雨有体罚传统。面向对象包括每月月绩考评不合格和作死作大了的。前者比如本文的小蓝,后者比如少天。
3.蓝雨有专门惩戒室。每个部门领导者,例如战队队长,公会会长,技术部部长等都有钥匙,自行判断惩罚程度然后执行。
4.如果还有其他私设我忘了说留着当惊吓。

  我是蓝雨俱乐部的经理,叫什么不重要,反正你们也不信。在荣耀里我有个号是剑客,崇拜黄少天的时候建的,所以或多或少......没有或多或少就是受了偶像影响,话比较多联想力比较强扯淡功能medium,没错max的自然是所有话唠剑客的榜样黄少天,一个能从严肃的比赛扯到昨晚洗澡停电了然后从停电了扯到今天早饭的神级选手。

  然而这不是重点。我还清晰的记得当年我收到蓝雨俱乐部合同的时候看到合同最后一条是加大加粗的高亮条款:蓝雨会有体罚。当时天真的我还没反应过来...毕竟罚个站也算体罚不是?虽然我男神被体罚这事不大能想象不过听起来也挺萌的不是?
  
  事实上我现在一点都不觉得萌了。联盟里所有的俱乐部都会有月度考评,而蓝雨也不是唯一一家把奖惩和月度考评结果联系起来的俱乐部。但是唯一一点蓝雨不同的就是:蓝雨有专门的惩戒室。也就是说,在蓝雨,奖惩可能不是扣个工资什么的事情,而且真正的体罚。据说这个传统来自于蓝雨的创始者魏琛。所以说,当大春告诉我他要用惩戒室收拾蓝桥的时候我心里全是满满的卧槽。魏队你搅风搅雨的时候一定没想到还有人因为你的动作受苦吧。不过根据我们蓝雨队长喻文州的判断,就算知道了魏队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太毁形象了啊,魏队。
  
  蓝桥这个人,怎么说呢。我和他说不上熟悉,也就是每月例会的时候见到那么一次,蓝溪阁五大高手里,大春肯定是不得不住在蓝雨,虽然他每次对着G市的高温都会由衷的怀念J市风和日丽的天气;他说他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都因为有一个好天气,时光拿着屠刀雕篆易颜,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他愿意一生住在北极,没有了40℃,好睡。
  
  不不不我扯偏了。我一直有一种自豪感那就是虽然我没法做到黄少话那么多但是起码我还知道主题,我还知道什么是重点还能扯回来。好吧我承认扯回来也挺难的我觉得我又跑偏了幸好除了老板没人收拾我幸好我们老板是个优雅(并不)的人他不会亲自拿着藤条告诉我我要被他抽多少下他只会告诉我我这个月工资没了。
  
  狗逼老板。
  
  不不不我说笑的,虽然我们老板经常说我这个月工资没了但是他从来不会给我少打工资,每个月固定的工资收着挺好的所以其实我们老板也是个善良的人啊。
  
  当然工资不都是老板决定的毕竟还有个东西叫做月度考评我发现我已经bb了这么久还没说到重点不过既然没说到那就不说了我们继续。根据蓝雨给我的合同来看的话,每个部门的负责人是有权对该部门所属人员的工资进行一定范围内调节的,举个例子比如技术部的老王上个月就把暗恋他老婆的小张的工资生生下调了百分之三十。男人的怨气真可怕。
  
  我的剑客是挂在蓝溪阁的,毕竟我还是热爱蓝雨热爱蓝溪阁的不是?虽然说通过经理的身份强行加入蓝溪阁本部拉低平均水平挺无耻的,刚刚我还自责了一秒钟,但是后来我看着大春发过来的消息说他手下的一个大将,蓝桥差点被君莫笑吓破胆的时候我迅速而理直气壮的不自责了。
  
  大春的意思是蓝桥现在的状态非常非常非常不好,不好到他连pvp都不想带了,每天的任务就是带着团打副本,打完副本就满神之领域跑着玩,除了春易老的消息基本都直接装死不回。他每次提到装死我脑海里都是那个兔子直接躺倒在地上。所以我很生气。对我现在很生气,公会那边的报表自然不会只有这周抢了几个boss还需要有蓝溪阁在各区的发展情况,以及蓝桥他们这些职业性质的玩家的工作情况。蓝桥这段时间业绩看着那叫一个惨,恍惚之中我还以为看到了第五区的开荒,实在是...太惨了。
  
  第五区的时候大概是第三赛季,蓝雨当时是方队方世镜领衔,常规赛跌跌荡荡勉强维持在第九,没进季后赛大家也没多难过,毕竟我们知道将会有绚烂的未来。喻文州将会接过传承的索克萨尔成为蓝雨的基石,而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将会成为他手中无往不利的利剑。不过话虽然我们这么说,但是第五区开荒还是...太惨了。那时候大春还没来,方队喻队黄少没时间,整个区的开荒工作都是蓝桥一个人进行的。当然,不是拿他蓝桥春雪的帐号卡,而是一个叫“蓝溪水气无”的剑客号。据说这个ID出自唐代李贺的一首诗,全句是蓝溪水气无清白。听起来挺文艺的,不过我猜他本来想叫蓝溪水气结果觉得无清白不大好所以取了这个ID。我猜我猜对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开第五区的时候,因为战队成绩带着,蓝溪阁在新区发展的并不怎么好。蓝雨本来被魏队带着的猥琐风格不是特别招人待见,铁粉不多,刚入荣耀的新人们被嘉王朝、中草堂带着知晓了蓝雨这赛季的成绩,也就纷纷转投这两个公会。而蓝桥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艰难的发展起来蓝溪阁,无论是副本记录还是野图boss或者是公会满意度这些问题数据不能说惨不忍睹也是好看不到哪去。但是蓝桥在第五区最大的收获却是发现了大春。说起来大春还是蓝桥发现出来然后向俱乐部推送的,当时说了大春是个管理型人才,结果考核之后发现大春年龄上压了蓝桥一轮半。本来年龄这个问题还有点小纠结不过后来也是蓝桥主动放弃了当会长的心思安静的坐回了五大高手的身份。
  
  这么一想,这大春收拾蓝桥怕是存了保他的心思,毕竟部门报上来蓝桥的工资一分没少,除了他带队新区的补助没了之外完全不比他之前差到哪去。蓝桥的工资比大春自己也就少了个会长补助,比其他三位高手略多了百分之十,比绕柳垂杨高了将近一倍。
  
  大春打算马马虎虎拍一顿给俱乐部看看?这肯定不可能。先不说惩戒室里有监控放水不能太明显,就是事后医务室的医疗也做不得假。更何况大春本来就是有名的手黑,唯一一次动手是对笔言飞,本来小伙子刚过来不久生生的被大春打跑了,连带着曙光他们也没敢过来。好在荣耀毕竟是网游过不过来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区别,这事也就放下了。但如果大春真是下决心手黑,这趟下来蓝桥能不能爬起来绝对是个大问题。
  
  不管怎么说,监控绝对还是要看的,不然大春也没必要特意告诉我一声。无论是为了防止大春放水还是大春手下没个轻重...人非草木,要是蓝桥真像笔言飞被打成那样,整个蓝溪阁能炸一半;蓝雨也得炸不少,毕竟第四赛季出道的几位选手当年可都跟着蓝桥抢过boss打过本。
  
  这么一想更吓人了。我从QQ上提醒了大春一句手别太黑,对着监控室就冲了过去。好在我到的时候不算晚,监控室的人说人已经到了不短时间,但是还没动手。
  
  还好没动手。我打发监控室的人出了专门监控惩戒室的小房间,捧着脸专心看了下去。蓝桥一直低着头应该是在诚恳的认错,对被大春叫到惩戒室里似乎没什么抗拒反应,明显也是觉得最近状态堪忧有点活该。可惜监控听不到声音,我切了360度监控惩戒室的八个摄像头也只能看到大春嘴唇一直在动,蓝桥一直微微的点头。除此之外什么都没看出来,倒是没注意的时候手机上收到了大春会有分寸的回复,我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蓝桥一直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我拉着摄像头焦距看了一下,小伙子嘴里居然还一直嘟嘟囔囔着什么,明显是没觉得真会动手。直到大春随手拿了藤条指了指刑架,蓝桥才仿佛刚反应过来一般,惊讶的抬头对着大春急速说了些什么。
  
  可惜大春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压着蓝桥站到墙边帮他支撑好,手里的藤条就毫不客气的下去了。我这边没听到风声但就凭这个高度和蓝桥的反应就知道绝对轻不了。1700w高清摄像头把蓝桥一瞬间肌肉锁死的脸清晰的印在了主屏幕上。没有其他特别明显的疼痛显示,只是眉头之间的青筋突兀的暴起,哪怕只是试水的力度,也足够让没挨过打的人吃到不少苦头。
  
  水试了,太浅。大春似乎很遗憾的看了一眼蓝桥,摆好不打算继续使用的藤条,绕着惩戒室转了一圈,最后拿了根散鞭对着空气试了试力度。
  
  散鞭这种东西,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伤筋动骨。俱乐部的散鞭有12股,编的也不是特别用心,不下点力气可能隔着衣服都感受不到。
  
  连藤条那种用了劲能撕皮裂肉的工具都舍不得用,大春这种护犊子的心情昭然若揭。这么一想,大春和蓝桥都是,似乎也没有个女票什么的,更没有孩子。按照蓝雨这个和尚庙的尿性,大孙怕是真把蓝河当自家孩子收拾了。
  
  我就开了个脑洞的功夫,监控里大春已经把蓝桥的裤子都扒了。exm?看起来似乎进行了什么肮脏py交易手动滑稽,大春对着摄像头比了个5,蓝桥似乎就乖乖的主动褪了下身衣物。不过...有话好好说为什么脱裤子?还没等我接受这个设定,那边大春已经一鞭挥了下来。
  
  我没试过散鞭,不过好歹也看过点sp的科普文,散鞭不像马鞭也不属于刑具,比起训诫而言更适合作为恋人调情工具。大春这边一鞭下去,蓝桥连点反应都没有。除了闭上眼准备迎接下一鞭的坦然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挣扎的迹象。
  
  不对。大春绝对没这么简单。
  
  蓝雨上上下下都受到了点喻队的影响,心一个比一个脏。像黄少那种看起来像个炸毛受的人都能谨慎的坑了隔壁周泽楷不少材料,更何况是工作就是勾心斗角的大春。
  
  果然大春立刻就换了工具,上次喻队收拾黄少自带的工具教鞭留在了惩戒室,被大春很顺手拿起来,然后...毫不客气的抽在了撑墙的蓝桥身上。
  
  我发誓我看到了蓝桥眼睛里的泪光!赌上蓝雨1700w像素的摄像头!蓝桥那一瞬间五官完全皱在一起,双眼下压出了眼窝,眼睛下方的肉不受控制的挤压到眉心,维持了差不多4.3秒才缓缓放开,恢复成刚开始的面无表情脸。
  
  大春真的无比完美的贯彻落实了喻队的心脏属性,我换了个角度才看出来大春身侧还放着戒尺藤条和马鞭。没猜错的话...一样一下。
  
  这大春这是彻底的公事公办了?大春拿起来戒尺,肱二头肌有明显的收缩,消耗了数量巨大的ATP后击向蓝桥。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物理大题,通过戒尺和蓝桥之间的相对高度差计算重力势能然后加戒尺的动能,根据质能守恒定律等于蓝桥的质量乘力的平方。然后计算蓝桥所受到的惩处力度...(ノ=Д=)ノ┻━┻这什么玩意我脑子里都有什么?!时间过的一点都不快,我清楚的看到蓝桥本来健康正常的小麦色皮肤被戒尺抽打着深凹下去周边的臀肉本能的抖动了两下才浮起白色的僵痕和深红色的浮肿。
  
  蓝桥的眼睛里的泪光有点遮掩不住,平时看着就单薄的身板在大魔王的压迫下越看越可怜,不至于抖成枯叶蝶起码也能抖成了小蜜蜂。唯一看的下去的则是顶着墙壁的手臂没跟着发抖,而是安安稳稳的杵在墙上。
  
  即使猜到了但是也接受不了。我拿起手机就拨给了大春。
  
  意料之中的没人接。反倒是监控里大春随意的晃了晃藤条就扔在了一边,直接上手了马鞭。
  
  没想到还是个温情的角色。我还没从不接电话的怒气里反应过来,大春这边最后一下已经打完了。四十多岁的男人抱着比他小十八岁的蓝桥,轻声安慰着什么。温情的简直像个父亲...如果忽略掉蓝桥臀上那肿起两指高的伤痕的话。
  
  似乎是觉得太温情了吧,蓝桥终于还是拿大春的衣角擦了擦眼泪,顺着人的动作穿好衣服,最后泪眼婆娑的对我这边看了一眼,随着收拾好房间的大春小步离开。
  
  蓝桥你这熊孩子。罚都罚完了,我重新打开手机给明明就在外间的老板打了个电话汇报:老板蓝桥这边大春给了个交代,算过去了吧?不出意外的对面回了老板专属的炸毛语气:居然把我赶到外边!!你这月工资没了!

  没了就没了吧,反正还有老板养着呢。
  
  
♡强调一遍重点:私设我觉得有道理就写了,ooc我认对不起orz,文笔是个渣我在努力学习,后排求个师傅带我文笔飞,徒儿自带脑洞qaq。
♡有几个小心机,比如......写的太久了我忘了随便看看吧_(:з」∠)_

评论(27)
热度(41)

© 故里有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